— Black, Grey, White Trees

市井录

IMG_1280

这是一次五年前计划的旅行,一切都在规划表内,变的只是目的地与背后的人。而我不断推动的根本原因在于让自己去相信约定与践行的意义。

深圳.

出发当天风和日丽,这之前已连续十天出现童话里的标准蓝天白云,想着走后必将会迎来的暴雨期,感到一些庆幸。其实天气与二级市场很相似,晴天雨天的交替正如市场上扬与下跌的周期,晴天雨天既是自然规律也是人为可以干预的(如人工降雨),而市场本身随着经济在做周期更换,同时也会受很多人为因素影响(战争爆发、羊群效应等)。如果能在晴天好好劳作、适时收割,在雨天休养生息、养精蓄锐,如在牛市中理性退场,熊市中耐心等待,则能达到巴菲特、彼得.格林的境界,但是往往大家拿捏不准,在晴天选择暴晒,伤饬身体,在雨天出门收衣物,湿了一身,有时还会摔一跤,这么一折腾反倒伤筋动骨、阴阳不调。

当然,我走后从朋友那知道深圳下了很多天暴雨,不知道多少失落的人在雨中踉跄丢了魂,如同这次股市大泄中被套牢割肉的人。

地铁提前把我们送到了机场,真是令人放心的交通工具,地铁算是人类最为杰出的交通方案,它的精准、安全、敏捷、批量化是地面、空中交通工具无法比拟的。我体验过香港、上海、北京、广州、武汉、成都、深圳的地铁,深刻感受到地铁是一个城市文化与精神的容器,这里面你能看到城市的社会面貌与包容度,感受到百姓生活与精神的状态,也能发现商业生活沿途的亮点。同时它也解决了社会资源、生产效率传输扩散中的障碍,缓解了资源矛盾。(点击查看大学写的地铁设计文化)

这里分享一件轶事,去年底,我乘坐深圳环中线尾班车至终点站前海湾,准备换乘罗宝线,却被告知罗宝线已经下班,而前海湾由于正在开发施工,已无任何人烟,于是地铁中心“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加开一班,单独把一个乘客送到宝安中心,这件小事挺让人感动,也加深了对地铁的好感。

而后面登机过程中的摆渡车让人失望,本身打着“红尘滚滚,我摆渡而来”的愿望开始旅程,却在透不过气、充满异味的摆渡车中争渡,机场体验在这一环破碎了,作为连接机场与航天公司的过渡环节,摆渡车的运营与服务应该得到双方重视,而不是像两国边境那样有一个无人管理的灰色地带。

南航的飞机很挤,座位体验已经比不上豪华大巴,不过,漫步云端,很快就忘了拥挤的座位与轰鸣的发动机,旅程开始了。

 

杭州.

杭州是除了成都之外最喜欢的城市,气质如一位温柔曼妙的聪慧女子,既懂得体地与人交往,也深谙如何内修。杭州的旅游业相当发达,但是它却不靠旅游支撑,杭州城市很美,却不排斥外来的朋友共赏。

杭州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是处世不惊,运筹帷幄。经济、教育、旅游、文化各个维度都取得了相当好的成绩,表面看只是一个西湖,已然让全国各地游客围着它转,实则是一碗金汤,不断在城市发展中找到核心竞争力,在上海、南京、武汉的包围中始终站在最有利位置。所以当武汉浮躁时,南京迷糊时,上海疲软时,杭州还在!

除去上天赐予的优越环境和地理,人是这座城市最大的财富。这座城市走出了马云、史玉柱、段永平这样的商业大佬,他们身上特质都是坚柔并用、桀骜不驯、乐善好施,这座城市孕育的柔能够让他们在商业中找到突破方向,能在被压倒低点时反弹。当然他们只是浙商的缩影,浙商从古至今都在中国商业活动中占据着最为主流和重要的地位,这些年看到父母身边打拼的浙商朋友,能够感觉到那种穷且益坚的品质,也看到他们相互团结的乡情,在这里,乡愁是一滩浓浓的西湖水,让他们水乳交融、放浪形骸。而这几年,马云、史玉柱、段永平先后退休,以求颐养天年,但是退居幕后却依然没放松,在更深的资本市场开始出现他们身影,这是更开阔的智慧。

我们在傍晚时来到西湖,四个多小时的路,脚越走越重,心越走越轻,这是我第二次来西湖,却依旧在努力捕捉每一个景色,大家都在想象如果定居杭州后每天散步的日子,西湖边的确呈现出了一幅安居乐业的景象,这很难在中国其它地方看到,不骄不躁。不远处的武汉东湖却没享受到这般世人待见,虽然也是很美,但丢给武汉政府开发就元气大伤了,每次回武汉我都会特意去转转,感觉再也见不到的样子。

再晚点我们来到了清河坊夜市,这真是游客的天堂,商品、美食精致布局在街上,恨不得每走几步就停下来消费一下,而远处还有一个吴山夜市,听说更热闹。杭州的旅游生态做得很成熟,从下飞机开始就让你马不停蹄,这种多样化、封闭的旅游服务能够合理分散游客对城市基本资源的占用,尽量降低对本地人生活的影响,同时加大了游客消费接触面和总量,促进本地服务业发展及创新。我注意到在整个杭州游览周期中没有碰到一次堵车,这很难说明什么,但也多少表明了在城市规划、消费引导、资源利用的用心,在杭州这种慢型旅游城市,要用心理上的持续快感留住游客,而不是物理上的拥堵挡住游客(感觉又讽刺到了武汉和长沙)。

第二天很早去了灵隐寺,这座寺庙很灵,我是来还愿以及祈祷新的愿望。当然这谈不上信仰,仅仅是信念聚合,我相信这种力量冥冥间的启迪。据我了解中国很多寺庙是没有政府预算的,仅仅靠香油钱支持,当然有些会有门票,但是也算是杯水车薪。我们提前准备好了100张1元作为香油钱,在那里留下了内心最真诚的愿望。

杭州是一座很包容的城市,包容的心态应该推广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IMG_0077

IMG_1378

 

西塘.

因为事先未订票,在汽车站只能买到两个小时后至西塘的班车,杭州汽车站已经开始电子购票(电子购票机),这让我多少有点吃惊,火车、飞机、地铁的电子信息化购票诞生是因为批量和规模化的特征,一旦系统搭建成功后,其整体(全国性)复制和移植边际成本不断降低,这对整个系统来说是很有效的。而汽车站一般是以个体城市为单位,这样信息化的投入成本和门槛很高,很可能只能在本地车站使用,很难推广和复制到相邻省市。虽然如此,其长期收益也是很可观的,购票端一直是旅行消费的上游,汽车更是区域性短途旅游的关键运输和导流交通工具。我开始对本地化信息解决方案提供商产生了兴趣,旅游运输、医疗服务两个领域将会有很大的市场。因为时间还长,我们坐着打牌消磨,上车后便在车上死死睡了。

到达西塘时,下着小雨,江南的小雨不同于别处,其它地方小雨是颗粒密度更小的雨,在物理上我们叫做形变,而江南的雨像是风的载体,还未打到脸就害羞散开,是性变。我喜欢江南的小雨,这种天气下能感受到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也似乎能看到了白娘子与许仙在细雨中断桥下的缠绵。

穿过破旧新镇到达古镇门口时,我们都兴奋得“wow”起来了,这和以前接触过的任何古镇不同,傍晚的西塘在灯火与人群中显得格外宁静与别致,西塘是一位古典的女子,丰腴而秀气。西塘的人很多,路很窄,桥很小,水很浅,但是并不觉得挤,更不会感受到寒酸。古镇传统的容貌和气息已经在商业中慢慢消失,但是这里的一石一瓦无不尽力勾勒出曾经世世代代的繁华。大家情绪被调动得很高,晚上在酒吧街认识了两个南京的大学生,喝得迷迷糊糊、歪歪扭扭。没想着第二天会再次相遇,西塘真是偶遇和重逢之地。

如果杭州是慢型旅游地,推崇的是长尾旅游和消费,那么西塘推崇便是快型旅游,这样一个高密度的旅游、商业景点,其价值损耗是非常迅速的(十年后可能没人愿意来这里了,因为过度商业化必然会让它索然无味),那么流量与资产回报率极为重要。西塘多是一日游、两日游,一方面西塘本身面积、资源、景观瓶颈限制了旅游周期,另一方面开发商与旅行社合作,极力推荐短期旅行,尽快送走消费周期结束的旅客,释放旅游资源,以创造更高的收益。将来某一天,西塘也将变成杭州旅游圈长尾的一个驻点,失去现在这样的魅力,并不是它不美了,而是美被前人过度享用了,留下的是畸形的商业旧址,想到这,难免遗憾。

我们住在西塘酒吧街后面的木屋客栈,客栈是木头建的,别具一格,在古镇更加贴切。我听说老板与老板娘旅游到这里时,深深喜欢上了西塘,于是留下来开了这间客栈,做了西塘人 。这种浪漫的故事在西塘还有很多,我很喜欢这里,还会回来。第二天清晨穿梭了许多小巷弄堂,而中午我们离开时,又下起了风一般的小雨。

IMG_0474

IMG_0343

IMG_1549

 

苏州.

到达苏州时已是下午两点,一路上我在给身边的人介绍苏州,它像一位精致内敛的大家闺秀,园林、建筑、文化、饮食都是精雕细琢。这座城市令太多地方羡慕了,首先是城市的文化传承,这种文化不是厚重的历史积虑,而是千百年触手可及的底蕴,至今任然亲切称呼自己“姑苏”,多么邻家小苑。其次背靠上海,享受着金融中心圈带动的经济发展,同时又避其锋芒,悠居二线。第三,城市人口较少,本地人口比重相当高,社会治安冲突、资源矛盾很低,和谐安定。

我们住在园林区,穿过一条街区便到了拙政园,但我们特意将它留在了第二日,以便有时间提前去体会这里的文化气质。穿过园林区便到了平江路,典型的姑苏印象,街沿着平江河展开,一侧是为游客设计的商业景点,一侧是本地人居住的社区,两地相辅相存,喧哗与平静。平江路展现出了国人运营景点、挖掘消费的水平,主要体现在商铺耦合与布局上,你会在街上看到各个阶层、各个年龄段的人,他们都在享受这条现代与历史对比的路线,在经过一家叫桃花坞的苏绣店时,我买了一条方巾,方巾未来的主人我还没想好,不过方巾算是一眼相中了。

夜晚来到网师园,园林晚上准备了八个传统节目,包括跳家官、苏剧、昆剧、评弹、舞蹈、古筝、笛箫、歌唱,都是极具姑苏文化的艺术,幸得游园的人不多,一小群人坐在精致绝伦的园林中,月光下,安静又激动地欣赏着,偶尔有几下似乎回到了诗词歌赋的年生。演出者中有二十出头的妙龄女子,有上了年纪的耄耋老人,他们在努力坚守自己的文化,传播着自己的文化,这种自豪与决心溢于言表。

第二天去了苏州博物馆、拙政园,人潮涌涌也不妨碍它的美。人类一直试图驾驭自然,但千万年来总被自然击溃,但生活在苏州的文人是聪明的,驾驭自然的最佳途径便是融入自然,对景、借景、框景、障景…以小见大,以虚对实,我们无法攻克自然的物理性,但是我们却能用更为强大的思想境界去雕琢它、控制它,这在苏博和拙政园得到诠释,也只有亲临其境才能体会。苏州虚实之间与杭州的坚柔并用是很耐琢磨的,人的品质与智慧是自然熏陶的,而自然又来自于文化的雕琢,我们的文化讲究推崇这个,现代人不信这个是因为不理解,这是退化。

苏州到上海的高铁二十分钟就有一班,这么高的频率出乎我意料,从这里就能看到苏州未来发展的动力与平台潜力,这里的人请守住自己的文化和品质,生活在这里真是美好,不过我们还是得启程去上海了。

IMG_0535

IMG_0663

IMG_2014

banner

 

 

上海.

还没来得及从江南悠哉清闲的节奏中跳出,就被上海地铁站汹涌的人群惊醒了。上海有时候如同一位养尊处优的少妇,你知道她很美,但是却离你很远。上海很多街区都是以省市名称命名,如四川路、西藏路、南京路等,走遍上海就是游览了“全国”,当然它在很多方面的确是全国的浓缩,特别是经济发展。上海这几十年作为中国经济发动机,如同美国的纽约,已经高速运转了很久了,但是这些年疲态渐显,一方面因为其经济水平已经高于全国平均一大截,遭遇到了天花板,其次由于经济转型,对传统发展模式的改革,对新经济区域的投入,如深圳-香港圈(前海深港现代合作区等)的建立,必然对上海经济中心造成影响,甚至是竞争。

上海一直有许多故事,上海滩孕育了多少权贵与英雄,就诞生了多少流氓与妓女,上海遭遇过很长时间的列强蹂躏与殖民,算是为整个中华民族的牺牲,之后它也抓住机会翻身,并带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以很多在这里打拼的人相信奇迹,一座城市都能逆袭,一个人又怎能退缩。

南京路和外滩充满老上海的味道,“绵延”几公里的商业中心是中国经济前沿的景观,在北京、深圳、广州这些一线城市,同样能够找到这样活力的商业中心,很多人以为电子商务的出现会双杀传统商业模式(杀掉规模和利润),看看这些商业中心,就知道完全低估了国民被压抑的消费诉求和购买力。现在政府想法设法把这些资源和消费向下引导,到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小城镇,这是城镇化的一个目标,但是我对政府干预市场的手十分无奈,从古至今,从小市集到综合CBD,其成型都是市场自由地对资源分散重组,这里面因素很复杂。如果简单做除法和减法就想达到目的,是不是太低估了市场的力量?

夜晚时,我们别有兴致在外滩摆拍,这一路拍了很多照片,也看到有意思的现象,拍照已经是中国游客出行的充要条件,在同一个旅行团,大家吃喝住行都一样,也会人手一部相机咔嚓相同内容。不过相机(特别是单反)市场反应较慢,还没有抓住出行移动场景下的需求,如WIFI、太阳能、图片即时共享、自拍互拍模式等,如果厂商的产品设计师能够在景点蹲点三个月,一定可以慢慢撬动这个市场。我们一直拍到了凌晨,然后趁着High劲去海底捞吃夜宵,玩到了深夜两三点,毕竟繁华的地方时间永远不是限制因素。

端午节早晨,我们去了城隍庙,这里充满了端午味,粽子、艾蒿、驱邪袋在这天特别受欢迎,许多家庭在这天都来赶集,也只有传统节日能够号召有老有少的家庭一起出来,习俗的力量要远远大于喜欢。城隍庙把上海的生活味儿保留得很好,无论是建筑还是小吃,亦或是赶集的人群,都会让你忘记置身于一个超现代化的大都市。城隍庙旁边有一个小园林,叫豫园,但与苏州园林相差甚远,我们止步未入。下午在田子坊体验了上海小资,这条街区充满了奇遇和惊喜,我走进了一家叫天空之城的音乐盒店,这之前我从未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多音乐盒,更可贵的是每一个都那么精致,任何一个对音乐盒没有特殊情感的人都会赞叹和流连。还有一家店把男女厕所标志作为logo,无形把那些憋着肚子的人带入了这家店,奇特的营销手段,超出预期的收益。这里也有许多艺术类商铺,艺术家把自己的作品商业化后,以“低廉”价格流向市场,阳春白雪献身给下里巴人。上海的生活、文化、建筑都存在着一种矛盾对比,在这样的地方要找到自己的位置,才不至于走火入魔(都)。

在上海我与大家分开,只身前往武汉,动车上遇见两位温柔可亲的武汉人,一下让我记忆混乱了,这和印象里武汉人的气质完全不同。

IMG_2462

IMG_2280

IMG_0060

 

 

武汉.

地铁22点就收车了,我晚来了一分钟,错过了地铁。大批从火车站出来的游客在和地铁运营方争吵,质疑为什么这么早收车,为什么售票机提前停止售票…在武汉,吵吵闹闹是常态,出站的路上听到一个女人向男人咆哮为什么武汉是这个样,显然,武汉已经很难有第二次机会给她第一印象了。车站周围的出租车都不愿意打表,非得拼车,典型的放着正经生意不做,却上山为寇,幸亏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年,不然真得暴跳。

武汉如一位内分泌不调的青春期少女,楚楚动人,情绪和行为却不太稳定。武汉的外在条件十分优越,贯穿南北、连结东西,已成为中部区域中心,它千百年来被长江孕育,有深厚的文化和历史,同时作为中国教育和人才输出最重要的地域,“控股”着未来的潜力股,但是它在历史上却鲜有成为核心,究其原因,就是内分泌不调,新陈代谢紊乱。这些年来,政府不仅没有调养好,反而乱用药,满城挖满城建,搞得青春痘一脸,市民的生活满意度极低,求学、投资者闻之色变。其次历史上湖北人一直被称作九头鸟,“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就是形容精明的湖北人,精明只能让你勉强高于平均,实则却是一种短见,多年累积下来便是大大的落后。

但换一个角度想,又有几个城市有武汉这般潜力,内分泌只是短期问题,我相信武汉调节的能力,武汉价值很快就能释放出来,成为下一个经济活跃区域。我在武汉有很多朋友,他们慷慨热情、胸怀大志,是我珍贵的财富,这些因素让我十分好看武汉。同时还有一个很浅显的道理,在大家都在抢黄金时,你应该尽快找到一把能撬动黄金的铁铲。

 

IMG_2543

IMG_2525

 

这些天穿梭在市井间,以一个游客的身份和一个居民的心态,我很享受这种状态,在身份和环境的变换中本能思考和感受,只怪太愚,此中多真意,欲辩已忘言。

明早要去澳门了,文章断断续续写了近一周,还没时间校验,错别字和语病请包涵;所有图片原生来自iTouch 5和Cannon 600D。

Print Friendly
1 comment
  1. 匿名 says: 2013 年 07 月 03 日13:24

    应该是canon 600d

Submit comment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