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Grey, White Trees

教父经济学

bg

历史是不是周期性的?探索这个问题,要把历史放在特定环境中,历史包含的内容太宽泛,难以概括而论,但是作为载体的社会,或许能够容我们瞥见。社会在历史中的坐标,由“时”决定,而社会发展的轨迹,由“势”牵引。

社会发展最大的动力,是人类生产力和效率的提升,这保证了繁衍和生存,并产生剩余价值,它的流通促使市场经济诞生。在研究社会商业周期时,我发现社会每个阶段都有一类人,能够轻易获得大部分生产成果以及社会地位,他们被亲切称作“教父”!说起教父,最先浮现的画面是电影《教父》里“声音梗塞”的维托·唐·柯里昂,拥有至高的宗教地位,受尽社会的爱戴。而教父,本质上是商人,却往往利用政治地位和人格魅力隐藏商性。成就教父往往靠的是“时”和“势”——对当下时局精准把握,对未来大势大胆假设,这让他们站在了社会浪潮之巅。

在中国封建的社会体制中,还没有绝对的产权意识,百姓的财产与事业可能随时充公,商人在社会中地位极低,他们壮大事业的途径只有融入统治阶级体系。红顶商人胡雪岩便是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他官拜一品,处在顶层统治阶级,官阶高于一省巡抚,与总督平坐。但是胡雪岩另一个身份是拥有钱庄、典当、粮庄、丝庄、茶庄、药店、军火等事业的商人,民间亲切称作“财神”。胡雪岩的事业布局很广阔,既有需求广泛的事业也有因时局而热的领域,钱庄、典当是市场经济命脉,粮食是百姓生活和军事的基础,丝、茶是当时最大的出口商品,军火是最大的进口商品之一,药是战乱时期的必要供需品。

胡雪岩的所处的时代,社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太平军内乱、外族侵略新疆、欧洲列强骚扰沿海,而天子尚不成熟,慈禧垂帘听政,在这种竭斯底里的社会状态下,胡雪岩深知要保住事业,必须全力协助朝廷平定天下,靠着为军队运输粮食、购买军火、代理藩司财务,他得到朝廷感激并官运亨通,也让事业达到了顶峰。胡雪岩很了解社会中官与民的心态,统治阶级很高傲但是总缺钱,民间有钱的多但却没安全感,他总能汇集民间力量给与官府支持,而又能把获得的庇佑分到民间,这让他成为一个很特殊的权威。靠着这种权威,他在事业上连帮结派,所在领域的竞争对手一一出局,最终他变成了整个社会商业的代表,与英、法等殖民者对抗。他做事遵从“与其待时,不如乘势”,总能敏锐发现社会的需求和趋势,先人一步行动,然后迅速垄断。胡雪岩一直信奉“花花轿子人抬人”,讲道义、做善事、爱帮人,这让他结交了很多权贵名流、收服了许多能人干士,也获得极好的社会名誉,中国封建社会是一个纽带社会,网织得越大越结实,面才会广而牢靠,事业才能被大家越抬越高。

二十世纪,亚洲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长期的被殖民,社会饱经折磨,经济亟待复苏。日本在二战后社会受到严重打击,生灵涂炭。水泥因受石油行业冲击,陷入了低谷,而政府削减公共开支,减少了水泥采购,更是让这个行业变得无人问津。日本投资教父是川银藏却看到了未来复苏的机会,他逢低购买水泥,做着大家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果然没过多久日本社会就打起了士气,在田中角荣内阁上台后,日本兴起了改造大潮,水泥行业强势复苏,是川银藏收益惊人。是川银藏出生贫穷,从小自学经济,对市场及趋势有超强的分析能力,正是这种能力让他一次次找到大势所趋,顺势而为,成就了传奇。回过头看历史,很多东西是理所应当,譬如水泥的广泛需求,因为战后的日本一片狼藉,而发展一定会从城市面貌开始,这种趋势需要大量的水泥和钢材。而当你真正处于历史中,社会那种压抑和悲观很难让你对未来有信心,何以对国家发展和美好未来有畅想。教父的意义有时在于,艰难时期,能够穿透黑暗,看到光明的指引,并行动起来,把自己与民族命运绑在一起。

东南亚(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香港地区)是亚洲的移民混合区,其中以华人为主,华人家族在当地可谓叱咤风云。19世纪鸦片战争打通了中国沿海到东南亚的航线,逃难的、想打拼的、投奔亲戚的华人逐渐移民到东南亚。东南亚从16世纪开始便被欧洲殖民(最开始是荷兰人殖民爪哇),欧洲人在当地代表最高的权利,当时华人的出现很微妙,殖民者和东南亚皇室都需要这样的第三方为自己服务,殖民者能够尽可能压榨当地人民,皇室能够取悦殖民者而不会激怒社会,这都需要华人在中间操作。最开始华人作为包税商为他们服务,拥有征税权的华人迅速获得了诸如采矿、种植等特许经营权,并逐渐进入到政治核心圈(我们有理由认为前几批华人是优秀的代表,在交通不发达的当时能够只身来到国外,怀着梦想抑或其他东西,并成功生存下来。根据生物进化论,这类获得自然选择的物种会有更好的基因),这之间最出名的是许泗漳,他在19世纪初便开始在泰国包税和采矿。再后来,华人成为了最重要的政治和经济团体之一,与殖民者、皇室三足鼎立,这个时期,华人联盟疯狂的发展,获得了更多的特许经营权和权力庇护。

二战后,外界压力导致殖民者离开东南亚,东南亚开始独立建立政府和社会制度,华人通过与当地人几代的杂交,已经融入了本土民族,在建立独立国家时有了很大的影响力和权利。这个时期,东南亚面对的是如何在摆脱殖民者的“抚养”后发展经济,亚洲四小龙的成功给了东南亚极大的鼓舞,他们也开始转型到进口型工业社会,从国外进口机器、引进技术开工厂,但是巨大的贸易赤字很快让东南亚决定转型为出口型经济,以密集劳动力为基础,加工低成本、低技术商品出口。而显然,这些密集型产业,如采矿、种植、代工等都由华人教父们控制,他们从殖民者身上学会了如何剥削,通过付给劳动者低廉工资以及高价出售生活必需商品,钱又回到了教父的口袋,这样滚雪球后,教父们的事业越来越大,而社会矛盾开始激化,一度燃烧起了反华风潮。但是教父们处在社会权贵层,利益与统治阶级深深绑定,底下的骚乱根本无法动摇他们的事业,他们所做的似乎对这个国家发展没有任何促进,拥有着这个国家的财富以及核心产业,但是从来不朝着更高效和成熟的方向发展,因为无论如何这些钱都会赚来。由于东南亚各国教父财富剧增,新加坡和香港开始转型为金融和服务中心,利用避风港和消费圣地优势吸引他们,虽说教父在本国无近忧,但必有远虑,与政治绑定太紧很容易翻船,创建东南亚第一银行——盘古银行的陈弼臣在靠山是耶暖将军政权被推翻后流亡香港,泰国前总理他信(同时是泰国西那瓦集团掌控人)在出访国外时发生军事政变,至今无法回国,所以资产向外转移符合他们的需求。

教父们在特许经营权和政治庇佑下完成财富的原始积累时,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投资活动,比如马来西亚的克里斯南,利用国家石油公司资金修建的双子塔,林梧桐在新加坡投资的圣淘沙赌博旅游基地,这些投资需要极大的现金流,而获得现金流的最好方法是从银行借(这显然比卖商品快)。起初,教父们利用政治关系获得利率极低的贷款,后来他们觉得不够刺激,干脆自己开起了银行,印尼当时一度有上百家银行,银行以极低存款利率向公众吸收存款,因为亚洲储蓄率一向很高,所以即使这样,银行也很快吸收了社会的财富。东南亚国家的金融体系十分混乱,银行不仅没有监管,更成为了教父和权贵的提款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再警告东南亚各国,但是享受资本乐趣的教父已经失控了,直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到来,银行发生挤兑,但民众的储蓄早已被教父们挥霍,这时候各国央行不是马上肃清银行资产申请破产,而是印刷大量货币补给这些早已被抽空的银行,这导致本国货币迅速贬值。为了短暂掩盖事实以及抵抗国际压力,他们甚至取消了货币与美元挂钩,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印钞票,据统计最严重时,泰铢对美元汇率下降了一半。最终这次危机让东南亚各国经济重创(香港在中国帮助下抵御了冲击),不少教父破产和逃亡,结束了这场闹剧。即便是这样,一些教父诸如李嘉诚、郭鹤年靠着特许经营权(如采矿、石油、博彩、卫星广播等)迅速东山再起,这些才是东南亚真正的教父们。

华人教父利用东南亚社会长期混乱和土著人弱势,从掌握经济命脉的包税商起步,以此接触权贵阶层后获得许多特许经营权。东南亚由于地理优势,种植业和矿业十分发达,华人教父们瞄准这个两个领域,进行了近百年控制。作为外来种族,华人教父从融入当下到迅速引领社会政治经济发展,让人佩服。

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级教父把握“时”与“势”能力更加出众,乔布斯成长的年代是计算机革命爆发与互联网萌芽时,他深刻认识到个人消费电子浪潮将要来临,产品品牌和体验将取代技术参数成为决胜关键。他带着苹果总走在时代前一步,当竞争者做满足用户已知需求的产品时,乔布斯一次次引领用户潮流。乔布斯并未花太多精力追逐商业资本,但是依旧是这个时代最强的商业教父,他定义了这个时代全球化商业的游戏规则,也诠释了这个时代教父的另一个特征——极强的个人魅力和影响力,现在,一批自称雷布斯、罗布斯、陈布斯的追随者,也开始自我为产品代言,并轰轰烈烈做产品发布会。倘若超越不了教父,做信徒也足矣。

另一个时代特征,互联网打破种族、地域、文化的界限,世界在虚拟和信息层面一体化,你在洛杉矶聚餐的照片,巴西的密友可以马上在facebook看到,互联网繁荣的这十年,人类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都发生了革新,这有赖于Larry、Zuckerberg、Bezos、马化腾等共同努力,然而这只是第一步。未来,边界与疆域意识将会彻底消失,突破物理限制将实现全球绝对一体化。物理的空间量无法改变,突破口是时间,缩短物理点与点的时间消耗将会引爆新的社会生产与生活革命。有意思的是,这些想法正在被美国的Elon.Musk实现,他的Hyperloop项目能够极大缩短物理运输时间,比如北京到纽约只需要两个小时,如果这种运输方式在全球展开,所谓的地理优势将不复存在,那么世界资源与中心将可能重新分布,多么可怕而刺激!

基于这些背景,现在做商业构想亦或是经营时,全球意识是最基本的出发点,不管是物理层面还是虚拟层面,世界将会越来越即时与统一,寻找或提供可持续、可复制、广泛存在的资源与商品,才是符合当下社会的“势”。MUSK是我极其看好的未来教父,他的事业包括了致力实现火星旅游的Spacex、使用清洁能源的电动汽车Tesla、家庭商用太阳能系统Solarcity、超高速运输管道Hyperloop等,这些正是社会前进一小步所需要的循环持久动力。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难处,但更多的是机会,而你站在哪,望向何方?是走向教父,还是屠夫。

 

>文中出现的教父包括:维托·唐·柯里昂、胡雪岩、是川银藏、许泗漳、陈弼臣、他信、李嘉诚、郭鹤年、乔布斯、MUSK.

>参阅书籍:《国富国穷》戴维 S. 兰德斯,《亚洲教父》乔·史塔威尔,《胡雪岩全集》高阳,《波亂的一生》是川银藏,《日本                               文化——一个对比的视角》S.N.艾森斯塔特,《大败局》吴晓波.

>Banner头像只是幽默立场,并无冒犯教父意味.

 

Print Friendly
1 comment
  1. Mengyao says: 2013 年 11 月 07 日19:21

    看你写的东西,感脚我就是个business文盲T_T

Submit comment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