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Grey, White Trees

创业前杂文几篇

blog_bg 

以下文字均为创业前或者早期文字,今天搬出来和大家分享,一是因为有些观点经过验证很实用,另因进入了新的阶段,要储备新的能量。

五月

迈入五月份了,2014年不知不觉走过一半,深圳的天气最近比较温和,一度让我忘记身处哪个季节。想起这半年,感觉是平平淡淡,但又难说它是普普通通。这让我联想起了万历十五年,明朝万历皇帝在那一年经历了人生的转折,整个朝廷也发生了戏剧性的故事,而那一年放眼历史来看又是波澜不惊的,要不是黄仁宇先生的深挖,那也不过是这位不太出名皇帝一岁罢了。

我还记得09年的这个晚上,凌晨三点我在床上碾转反侧。已经在家休学了大半年了,面对的是这些时间的“煎熬”以及即将迎来新篇章的兴奋与恐惧。我在武汉大学只待了三年,缘于大一因身体原因休学,在那个青年迎接高潮的时期,脱离了群体,我一度挖苦自己是”无业青年,而休学的前半年真是孤独至极,这种孤独并不是被社会隔离开的真空感,而是你被慢放了,并掉进了匆忙急躁的社会中,对不起你没角色,你不属于任何地方。

我很闲,经常骑着车在成都转悠,大把时间处理内心消极情绪,并慢慢形成对社会的理解,应试教育把我们关太久了。还好我算得上一个上进的人,经常去川大旁听,也会常去西南书城看书,并没让情绪过度支配大脑。

很多事情在经历时十分艰难,回头看我又毫无良心的说很值得,人这一生有啥机会处于这样一个真空阶段,不在学校,不在公司,不谈恋爱,身上没有任何标签,似乎没有了任务没有了责任,一张白纸。那一年自己感觉是困兽一般。

后面回学校后我跳了一级,然后又以毕业答辩成绩第一毕业,大学才算得上对得住自己。

 

贴标签

当时我思考最多就是人为什么要如此努力给自己找角色和标签,并拼命争取外在的认同。讨论标签会回到哲学的终极问题,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从生物意义上似乎更好理解,《进化心理学》里面描述祖先生活和进化时,强调人的群居性,在资源有限的背景下,为了让自己基因得到遗传和延续,便开始争夺资源,在长期的”暴力格斗“中赢家和输家并不是随机分布,如此便出现了确定性的强,和确定性的弱。这种势差产生了地位,地位便是角色和标签的起点。再之后弱者们联盟起来,强者无法统治,便开始运用智慧进行意识形态的统治。所谓外界认同,便是注入你的预期进入别人的意识。这么几十万年形成的惯性,是任何人无法挣脱的,这也是我那年拼命找寻自我标签的原因。

但这几年又更进一步意识到它反而是羁绊,是弱者的紧箍咒。

万历皇帝如历史中大多数皇帝一样,是国家和民族的王者象征,但仅仅是象征,他承载着文官朝廷的政治理想,是民族昌盛的寄托。这些标签往往让处于顶层的皇帝孤独而自大,万历本质想做“好皇帝“,所谓的好便是要打破一些既成体系的思想和利益,但未意识到标签和地位其实正是这些被革命的人赐予。结果可想而知。

第一次地,决心回炉重造。

 

苦行僧

苦行僧修炼是为了抛掉欲望和标签,剥离身体与灵魂,追求终极的意义,这是一种身理哲学式修行。它其实包容了传统儒家的吾日三省吾身及道家的天人合一。苦行僧修炼是一个成长和净化的过程。但通过身理极限来强大内心我认为太极端,亦是我们文化所不能包容的。

曾国藩讲修身,我理解是持续地把自己放在不“舒适”的环境下,何谓舒适,习惯地,常态地,慵懒地,无挑战地,无想象力地。修身其实是修心,心强大了,身体自然接受灌溉。

虽然大一吃了身体不好的亏,但是那并没有让我去重视身体。年轻人的“恶习”普遍诸多,抽烟、喝酒、熬夜、乱吃(特别是油炸食品),我们何时理解和体验过身体每个细胞和神经在遭受它们时的压力和情绪,而这些负面的东西终究会有一刻爆发。

直到去年,我突然感召到了身体,便开始坚持一年的锻炼。我做事强调规划和节奏性,前半年在家做俯卧撑,一次能做50个,每天六组,同时举数百个哑铃来配合激活肌肉。健身让我感受到意志力的力量,意志力是人最优秀的品质之一,它让美存在,让丑隐藏,它能让美更美,也能剔除丑中的丑。

后半年我才开始进入健身房,做专项突破。那是一个身体膨胀的时期,伴随着不断突破极限,肌肉和身体每天嘶吼着生长,每晚5:30——7:00是雷打不动的健身时间。这样的前后安排,使得我的身体塑型以及力量形成超过一般人,健身房的朋友甚至说一天一样。这触发了一些思考,做事情也是如此,不必一开始就动真刀真枪,太多人追求形式化,先摸准自己的位置,做足充分准备,节奏把握好,然后再爆发。厚积薄发,古语总是有其道理。

中途有很多朋友加入健身,很自豪健康的理念能够感染他们,但是要么是他们兴趣不在这里,要么是难以坚持,三天打鱼时有,两天晒网更多,最后大部分时间我都是SOLO。而我算是在这个过程中与身体充分交流了,不仅是形体上、健康上的收获,也体验到了重复“劳动”中实现突破和极限的快感。每一天都是平凡简单的,甚至大部分内容是重复的,怎么样品尝出不同滋味,亦是我们应该不断思考的。

身体真的很灵性,当它处于一个极佳状态时,冥冥中你就会遵从自然给你的常识,我几乎不喝酒了,克制熬夜了(从长期凌晨三四点调整到了十二点),开始早起了(八点调整为六点半)。同时,因为创业合伙人吃素,也偶尔吃素。即使在很大的工作和精神压力下,依然能够保持较好身体状态。更重要是,不再逼厌地压榨身体,人的身体状态是波动的,总会有一段时间因为外界环境、内心情绪、身边周遭而无法专注,效率很低,甚至烦躁。学会停驻一下完全是刹那的思想通透,放开自己,去做那些和眼前任务毫无相关的事情。这样到头来事情反而都能做好。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分清自己脚下的路是坚持亦或是盲目,偶尔停下来想想会不会更好呢?

除了锻炼平时最大的爱好便是看书,运动和看书开始都多多少少有些功利心,我是在为创业准备。清醒地知道创业后所要承担的身体负荷和思想负荷,索性在上班族时期提前做好准备。现在看来,十分感激当时的选择。

看书,一定要读经典。只有时间检验过的知识才能突破时代的局限和历史周期,每个人的时间有限,要尽量高效吸收有价值的东西,经典的东西经历时间和历史筛选,更值得信赖。所以我读过的书,少有作者是在世的。当然我并不是否定现代人的才华,这只是选择的问题。

大学时,印象中几乎不读书,只记得读过《乔布斯传》。不读书是因为那时太过于轻狂,休学回来后学业以及发展都十分顺利,不仅跳了一级,还做了一个类似学生会组织的副主席,最多时带领着一百多位学生。我在大学第二年便开始经济独立,第一次直面物质的冲击,无比兴奋,很快便找到了让自己生活丰腴的方法,当然这也就耽误了大学认真学习知识的时光。好在这几年觉悟了,便回头捡起了丢下的知识素养。人的反思和觉悟能力至关重要,对于我这样迟钝的人,发现当下的盲目很难,面对曾经的错误就要肯踏实弥补。

开始疯狂看书是在进入腾讯后的三个月后,当时经历一段低谷期,在完全进入社会后发现自己无比渺小,发现一切都低于预期,发现曾经一路的高潮结束时,我懵了。那段时间不断想着离职、换工作、回去读研之类的想法,人浮躁至极。

而书籍真的可以放大自己。

室友有很多书,我就开始借过来读。因为以前很少看书,我甚至发现自己没有看书的能力,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夸张,但当时真的面对书籍时我在纠结很多无关紧要的东西,先看目录吗?做笔记吗?看完了怎么沉淀呢?能不能同时看两本书啊?一系列形式上的东西,后面我发现只要学有所用,就够。

当然开始坚持读书是因为的确点透了很多困惑,也在生活中给予了很多积极正确的引导。书里多是成型的观点,读的时候不要被带入太深,剥开他们,能够实时与现实反馈交互,吸收于冥冥之间。

一年下来看了五十几本书,写了近十万文字,认定这是一个值得终身陪伴的习惯。创业十分忙,一段时间甚至只有六点半起床读书,读那些高中反感至极的古文,现在能体会到那些文人骚客的理想与豪情,而高中的我死不承认他们牛逼。

去公司大概要坐半个小时地铁,我一般站在地铁里看书,往返路上一个多小时。开始十分不习惯,第一是姿势很辛苦,左手拎包,右手拿书,双腿还得机灵的消化列车加速、减速、急刹带来的惯性。同时经常会收到周围新奇的眼光,再放眼看去,密密麻麻地低头看手机,我们这代人真是被互联网“害”了,这是毒瘾!

一般早起宜看古文、散文,六七点时阳光正好,一天的活力和精神被他们喂得满满的。白天在乘车途中、休息时读一些当前关心领域的书籍,比如之前在看的量子力学和中国大历史。晚上则是思考的黄金时期,再晚回来,睡觉前也得读半小时书,这个时间段是最静的时候,宜读哲学、思想、修身类的书籍。三四种类型书籍搭配起来会不会很杂、吸收不好呢?不会,我们的社会、自然都是综合一体的,没有一个学科是独立的,不经意间的联系会让我共鸣万分!

当然这中间有近半年在背单词,如果也把它看作是书籍。英语在应试教育阶段是我的好帮手,语言是一种灵性的东西,不得不说我对它有种天然的理解。虽然大学读书不认真,但是英语一直未落下,也在前茅。毕业后,对很多事物的观点变为了实用性的考量。英语亦是。单词量、听力、口语一直不好,我到不急,毕竟这是和自己工作以及预想的发展并不特别相关,当然如果想要去深造那就得另当别论(有申请美国计划),索性每天上下班时、开会无聊时打开“金山背单词”,每天背50个、复习80个,没过几个月竟然把托福单词熟练背下来了,意外的收获!针对听力,从BBC新闻开始,每天晚上听当日新闻、对照原文听、再默听。这个过程比较长,挺耗时间,为了提高时间效率,有时就一边做俯卧撑一遍听,健身+英语就像面包裹着芝士。

后面不知不觉听BBC、CNN“通透”了,便开始看TED!呵呵,毕竟新闻大部分是信息垃圾。

人有时就是幸运。没想到创业的项目便是针对海外市场,有时一天要回几十封英文邮件。海外客户来到深圳,也能顺利交流。全靠当时点滴积累。

唠叨这么多。前期的确不好受,人的懒惰、拖延、攀比都会消耗意志、自我安慰。特别是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新事物迭出的时代,学习专研成本太高。

在创业前的两年,在腾讯的这两年,在流汗举着25KG杠铃,背着单词,做着普通勤奋上班族的日子中,我拿着狼牙棒磨平自己,那些不好的习惯、不积极的价值观、不深度的思考也渐渐不那么刺眼。而这必定是一个一生需要去净化的历程,如苦行僧的信仰一般。
 

小贩精神

去年暑假,在樟木头,听着“王老板”(一个靠谱的小兄弟)讲诉父母如何从一个街边小贩走到了全市最大的电子企业之一,养活成百上千工人。在他眼神和依稀的泪光中看到了他父母当年忙碌不堪,起早贪黑的日子,这一幕幕必定在他心里烙下深深印记。以至于家业丰厚后依然能保持一颗谦虚感恩的心。

小贩是中国特有的一个群体,主要是改革开放这三十年,从农村走向城市的上一辈人。他们起初没有社会地位,没有福利保障,没有节假日。在我印象里小贩便是一直奔波不停的劳动象征。他们大多白手起家,虽然不是都能发家成功,但是却是用双手支撑家庭梦的勇士。

父母二十年前离开湖北故乡,前往成都“创业”,由于经商性质,这些年鲜有休息的日子。小时候总是不能接受小伙伴假期全家出去玩,而自己却只能在家和弟弟等待傍晚父母回家。长大点,便开始抱怨父母不懂生活。再大点开始心疼父母的辛勤耕作。而现在,我理解他们,理解他们实现自我价值,实现家庭梦,将两个儿子抚养成人所付出的代价和收获的喜悦。

牺牲,誰都逃避不了的。我们每天都在做抉择,每一次决定背后必定扼杀了另一种可能性。有些人爱风险,博收益。有些人好安全,守安稳。而更多时候不是自己爱什么,是你能选择什么。小贩就是牺牲了自己的“生活情调”,牺牲了“消费乐趣“,牺牲了午休、夜晚、周末的闲适。对他们来说,任何一刻都是加大收益的可能性,他们明白持之以恒的意义,清楚市场竞争的激烈,更知道责任是何。但这些真正算是丢失了什么吗,这是这代人无法选择的命运,这个群体不应该被卑微叫做小贩,而应该是大人物。

第一次听说褚时健是在大学,年近八十开始第二次创业,早年一手将云南红塔集团做成了中国西南的商业帝国,后因体制作祟又被打入到低谷,被叛无期徒刑。我以为故事就如很多中国企业家一般,逃不过宿命,郁郁而终。没想到诸老出狱后竟包下了几千亩地种橙子,也就是现在脍炙人口的诸橙(冰糖橙),我当时很不理解,橙子怎么能和曾经的烟草匹敌呢,没有了垄断优势怎么竞争,况且这还是一个完全陌生领域啊?

去年我在北京参加雪球大会时第一次吃到这种橙子,沁人心脾!一口气吞咽了几个,完全超越普通橙子口感,想起诸老磨难的过去和励志的老年奋斗,油然而生的敬佩。王石在《大道当然》中描写了去拜访他的故事,那时候橙子正在培育和种植期,诸老夫妇简朴坚定的信念透过王石的文字让人很触动。诸老是“小贩”中的典型人物,一生奔波,曾经牺牲,靠着坚持,现在重生。

所以创业,最需拥有小贩精神。两个群体都是起步资源少,影响范围有限,市场极其不稳定。小贩是只顾门前客,与周边商家和谐相处形成小贩圈,相互导流量。而创业也需要盯紧目标人群,要会利用已有资源来强大自己,活得久,而不是活得尊严。不同的是,接触的创业者,大部分没有小贩的毅力和心态。

小贩充分体现了商人天性,以利益为导向,一切为了利益最大化。所以他们起早贪黑,不分节假,只为了更好的财务报表,只为了圆家庭梦,投资下一代人。

创业者,很多却吃不了这个苦,首先是没有核心的利益导向,这个利益可以是用户价值,市场需求,投资人预期,团队理想,但不能都包括。其次最大化的过程不够彻底,这需要很强的规划能力和执行力,更需要持之以恒的精力投入。试问有几个团队能像小贩这样,不在意节假日,不炫耀成功学,不炒作嚎啕,不文艺呻吟。再者,创业团队圆梦后,共苦容易同甘难,这是很典型现象,契约精神没有利益绑定更实际。

小贩精神就是拼命三郎,是在弱小时成长的精神,是要卑微看自己,坚定守成果的心态。是懂得牺牲,懂得先苦后甜,懂得坚守的一群人。

始艰危,终克定。——《推背图》

 

不去人多的地方

中国人是出了名的爱凑热闹,一方面是人太多,往哪里默契地相遇都是热闹。另一方面,我们民族思想里缺少独立思辨能力,容易人云亦云。

中国人是出了名的爱好投机,一方面是A股太伪,投不投机都是慢性破产,投机反而偶尔会有高潮。另一方面,我们民族性格里有种偷懒的精明,喜欢不劳而获。

中国人是出了名的后知后觉,一方面是枪打出头鸟的文化箴言,更喜欢后发制人智慧。另一方面,我们民族价值观里有种全民运动惯性,绝不肯带头走寂寞的路。

当然,这些并不是说我们不好,这正是我们可爱之处。

“不去人多的地方”是天哥经常给我讲的一句话,天哥在投资领域多年磨练,现在已初有大师风范。

“不去人多地方”仔细品味着实有其智慧。在投资领域,人多的股票代表散户聚集,容易被庄狙击。人多的板块代表上升空间已经很小,容易转向,我认为腾讯和其它科技股这几个月持续下跌的原因便是这个,板块过于集中,市场轻轻转个身都引起恐慌。巴菲特曾经说过,别人兴奋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兴奋。市场情绪是人情绪的合集,过于膨胀时往往是危险的信号。

再则,人多的地方容易形成羊群效应,狼来时会引起羊群一哄而散,甚至踩踏。投资家索罗斯最擅长收割羊肉。去年的黄金爆炒暴跌、比特币爆涨暴跌,是因为羊群过于集中和投机。

同样在其它领域,人多的地方代表资源分配已经完成,领袖和规则已经诞生,新进者获取资源和地位的机会渺茫。这几年,互联网是公认的前景行业,
 

可持续

咱们社会主义那么长一段解释中中,我认准一句话,可持续性。生态上的破坏已经警告人类,这些不可逆的消耗带来不仅是枯竭,更是副作用。可持续性是一种自然哲学,是一种精密科学,可以在经济、环境、政治上起到指导意义。而可持续性背后包含的是平衡、制约、再生的艺术。

 

 

Print Friendly
2 comments
  1. Mengyao says: 2014 年 09 月 07 日00:02

    苦行僧那段差点看哭。。。。。。。。

  2. eason says: 2014 年 09 月 11 日17:00

    无论经历多少,最终有效的都是反思沉淀下来的感悟,有点类似于禅宗的悟,也应该叫做智慧。整篇看下来小Tree真的是很用心在生活,加油!

Submit comment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