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Grey, White Trees

碎片化创业

创业的第二个项目正在上升期,从第一个项目顺利过渡,这样的幸运并不多见。

第一个项目获得了很多傲人的结果,各项数据都让团队振奋和骄傲,我收获了第一桶金。项目完成了普通团队两到三年的生命周期,我们付出的工作和努力也是难以估量的,整整半年没有周末和私人时间,甚至没有外出见过一次朋友。

首先对于我,从大公司出来需要淬火,这段沉静的时间,我更深入了解自己,这种了解并不是以往与人社交时反馈出的自己,而是独自登高时的思索。我陷入孤独境地,也陶醉在孤独中,第一次和内心如此融合。这种体验,我想再也没机会,为了大理想钻进苦日子,苦中作乐时兴风起雨,这只有“雏嫩”的首次创业能感受,多次创业的人皮已磨碎,无法感受那种初生的碰撞与触感。淬火涅槃时,思考和执行效率翻新几代,豁然开朗,从点能力到面能力,不经历这种剧变和挑战,就只有靠长时间熬。

总结起来,我们几个人从零创建新品牌,进入一个全新陌生领域,半年实现了半个亿的市场,服务了全球77个国家,做了一件走出中国的事情,交了很多海外朋友,也算是可以讲的故事。

然而,核变的生长必定不可持续,也不健康,能量守恒。半年后行业进入了低潮,我判断这里不再有符合预期的空间和机会,迅速离去旧项目,开启了新方向。

新方向很接近互联网,大形态上是云,经营模式则是电商。既然是互联网,拼的是规模效应和成本控制,规模效应在于商业模式设计的合理和可复制性,成本控制自信来源于前个项目积累的经验和资源。这个方向启动时,我扩大了团队,从3人到12人,外加4人外援,班子搭建起来了,有足够人力来贯穿对行业理解和策略。我们没拿投资,诞生几天就开始盈利,能养活自己了,这个感觉很好。

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现在的创业环境与路径。

大的商业环境,互联网处在巨头上升高潮而行业未出现轮转,经济未出现波折拐点。这很不适合新事物滋生。所以我们看到两个场景,第一,在每一个细分领域挤满了人,太多乌合之众和无耻之徒,导致很多生机勃勃的领域乌烟瘴气。然后他们会快的死去,还会在媒体上呻吟下。 第二,好不容易在细分领域向前走了一步,又得面对巨头的不安全感挤压,比较好的结果就是被巨头收购。这样发展下去,很可怕,1984的老大哥场景会出现,几个寡头企业会统治着行业。不过到那时候,才有机会拿起锤子敲碎老大哥的画面(如同APPLE的电脑广告),迎来下一个革命周期。

由于细分领域密集的创业者,创始人团队所面临的挑战和起点也与以往不同。太多人包括我被乔布斯、比尔盖茨、扎克伯格辍学创业的故事感动和激励,而现在的大环境不一样,最关键的是没处在时代更新的点,当时计算机、互联网,这类影响人类生活、工作的历史机会,今天看不到。当然,每个时期都有聚变点,每时每刻都存在机会,但是历史机会不是时时刻刻上演的。上一轮商业社会聚变过了风口期,消匿遥遥无期。同时,风口对创始人的知识深度要求也越来越高,不仅是能力强。高学历似乎必要性更大。历史和经典是瞻仰人的品质和心态,而不是机械的条件,七十年代的大学辍学未逊于现在的高学历,现在大多数想模仿辍学创业的,实是展现匹夫之勇。

团队的个人英雄时期也不再,过去由领袖的铁腕、坚毅、个性独领风骚阶段成为历史。由于商业社会向更高阶段发展,服务、产品面对的是更成熟的用户和市场,这要求团队自身的综合经验与配置。再者,横向竞争团队,创业门槛进一步降低化,创意不在是比拼的核心战场,产品体验、服务运营、商业变现能力才是竞争的依据,这就要求一个更加全面、多面开花的团队。团队合作比以前任何时期都要强。

乔布斯在创业时看到了很重要的一点,团队只能有一流选手,聪明人。他甚至强调,一流选手比二流选手强50倍。聪明的人能够让沟通效率、执行效果更好,是乘法,二流的人会造成很多障碍,是除法。一系列乘法特别high,出现一个除法就会很难受。只有创业阶段才能深刻体会,创业就是与时间赛跑,和自己竞争,这样矛盾的阶段,个人智慧和心态很重要,整个团队的大智慧与心态更关键。创业实际是团队的磨砺与取经。

对创始人挑战来自于信念、信心的双重拷问,这个世界上可以选择的事业太多了,适合每个人的要么很多很多,要么一个没有。如何对手上的事业抱有绝对的信念和信心,如何有效组织资源和团队贯穿实践这些信念信心?这个逻辑思考是start up的起点。然后就是创始人的智慧,智慧能够点燃事业,良好心态再控制好这把火,不要烧着自己。创始人的资源和经验,是团队竞争力的保障,孤立无助的创业清高,一定会死。之前说了,竞争的难度以及商业社会高级的发展,难以想象从零开始的艰巨和挫折,当然我第一次创业,虽然对新领域毫无经验,但团队周边软实力和通用经验帮了很大忙,同时由于在小领域,竞争不激烈。准备好开始一份事业,真正艰巨考验在路途。创始人的激情和精力也是不可缺的品质,事实上大多数创业的人都精力过人,表现为超长工作时间和不屈的身体。这一点在长期团队运转中会有很大的激励作用,能够在与时间赛跑中展现很好的忍耐性和冲刺能力。

团队代谢是必要的。创业途中,掉队和扭头跑的肯定有,对于这些人要果断清除。苹果在创业发展后,将两位创始人一度劝退。这个代谢过程,很多团队不愿意面对和执行,是因为情感纽带和既定现状,但这是毒瘤!如果没有决心清除掉内部的障碍,如何清楚到创业路上的障碍?团队代谢一方面是保持内部凝聚理想以及效率不变,一方面是提升团队能力和竞争意识的额有效手段。这是被动代谢。

团队发展到新阶段,需要新的能量进入,那么内部一些位置必然将被替换或者降级,引来摩擦。如果内部不能培养这种更高级能量,就要积极向外部吸收,团队开阔与向上心态发挥作用。当然,首选是内部培养这种能量,这取决于培养成本和时间,也取决与被培养人的学习发展潜力。团队的阵痛远没有长期利益要紧,关键时刻坚定吸收、淘汰,才是成熟的表现。这是主动代谢。

以上是对当下创业基本背景和素质的思考,对于创业的切入方向,生长形态、决策心态也有一些体会。

在选择细分领域时,有一点很重要——“不去人多的地方”,人多的地方挤满了竞争者,行业资源已被分配,既定领导者形成,留给新玩家空间有限,不适合新生团队。然后,确定的商业模式时要么“离用户很近”要么“离钱很近”,我们第一个项目离钱很近,短平快,酣畅淋漓实现目标,很好验证这个观点。最尴尬是有些团队两者都想要,其实是夹在中间。业务如果离钱很远,则专心做产品和用户服务,投资人会解决钱的问题。事实上投资人选择创业项目时也会很在意这两个“近”。初创的团队,全力活下来,一定要降低外部恶劣环境和先天畸形。

由于团队的反复创业门槛降低,生命周期缩短,商业竞争更激烈、个人英雄不再耀眼。创业本质实际有些变化,从完全牵制于商业模式、业务创新的发现新大陆模式,进化为以团队整体思维、智慧、资源为第一要素的战斗力群。这样的战斗力群保证一个团队在不同方向迅速切换并收益,以一种更轻量级和碎片化的模式存在。这也是我一直在研究和实验的创业模式,证明团队和整体商业能力比找到一个所谓创意和风口更重要。

说到底,这么美妙的体验,自由浪漫,创业能体验到。

 

 

 

 

 

 

 

 

 

 

 

 

 

Print Friendly
0 comments
Submit comment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