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Grey, White Trees

噢,天鹅

近期读《黑天鹅》,看到了许多有意思的观点,一本反经验主义并启示未来的智慧书籍。
我们过于追求因果,事事求原因,所以有很多无厘头的鸡汤与忽悠。我们仰望成功的人,总结他们的经历,希望找到背后的真谛。而成功的人也在陶醉于自己的幸运,认为自己的成功是必然结果,诸如一二三….作者认为成功是偶然性的,正因为成功了才会有许多被挖掘出来的原因,而实际上失败了我们则熟视无睹。世界上太多沉默事件,让我们短视与懒惰,总希望将一切复杂不可控的因素抽象为规律和教条。
书中引入一个新的名词—极端斯坦,简单来讲就是不符合常理的异变。一只被喂了1000天的火鸡,在第1001天依旧等待着自己的晚餐,却被屠宰上餐桌。极端斯坦环境下出现的骤变叫做黑天鹅事件,它是双面性,既包含美好的事情,如浑浑噩噩几十年的贫穷画家一夜成名,也带来毁灭性结果,正如2008念金融危机让许多“投资大师”凋零。
我们世界是极端斯坦,但是由于逻辑的错判性,我们常常认为生活在平均斯坦中,的确,在黑天鹅来临之前,火鸡天天有人喂,画家还是夜夜乞讨,投资大师依旧夜夜笙歌,一切平静而确定。而默默酝酿的黑天鹅随时可以到来,人类却被愚蠢的眼前迷惑。
人类的工作分为两类,分别属于平均斯坦和极端斯坦,公务员、国企、医生等是典型的平均斯坦,工作的轨迹和内容大致确定,这个行业拼的是谁活得久(也多多少少受黑天鹅影响)。而另一些行业,诸如 画家、作家、创业者,处在极端斯坦环境中,大部分人一生碌碌无为,直到某天黑天鹅降临。
联想到文明的进化,从生物诞生到21世纪的人类文明,你如果仔细研究过这个历程,发展到现在真是步步惊心,是外力的牵引结果还是黑天鹅事件?
首先要问人类是唯一文明吗?我们曾经向外太空发出信号,寻找其它文明的交流(这一举动受到霍金的极力反对,认为这样的挑衅会受到外界文明攻击)。但至今我们还没收到任何反馈。Why?
有两个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我们是唯一或极其稀有的文明,经历了众多黑天鹅后,大部分文明的可能性湮灭,人类被幸运的黑天鹅庇佑。如果这样,黑天鹅会不会反向摧毁我们呢,黑天鹅本身的意义也是告诉我们不要把过去和当前作为明天的依据,明天不同。
另一个可能性是智慧文明其实是分等级的,高阶段与低阶段文明无法直接交流。如果文明分为几个阶段,自然跃级是会有失败可能性,物竞天择。如果我们是宇宙最高级文明,那我们面对的是彻底未知的宇宙未来,我们走过的路对低级文明是鼓舞,而作为领跑者,我们随时可能经历灾难,因为极端斯坦。
如果我们处于低级文明,那么又有两种情况,第一是高级文明不复存在了,意思是在向上发展时别的领先文明遭遇黑天鹅而毁灭了,那这个黑天鹅也将是人类要面对的宇宙过滤器,实在不容乐观。第二是高级文明还存在,处于另外的维度,高级文明智慧将会大大超前,他们不屑于与我们交流,甚至在观看我们的文明,这情何以堪!如果以更高的智慧维度,人类文明的黑天鹅是一种必然的力,可预知和操控,也就是我们的随机未来实际是已知,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智慧能够把黑天鹅看透。
高阶文明对低阶文明的黑天鹅了如指掌,维度的提升拓展了认知深度。对于人也是如此,经历与心态在向上发展时,跨越的每个黑天鹅、享受的每次黑天鹅,均是启示未来更黑的黑天鹅,面对黑天鹅的最好方式,就是接受它总有一天会突然到来。
Over.
Tree

Print Friendly
0 comments
Submit comment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