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Grey, White Trees

两点一线:从比特到原子

世界正在被解构

工业革命后,社会的农业逻辑进化为工业逻辑,生产力和生产效率成为了新的命题,在那种背景下,现代管理学得以建立。现代管理学对近一百年的商业社会有极其重要影响,通过人来构建系统、形成组织架构,再由上而下层层实施命令与监督执行。这其中强调的是整体的效能合集,忽略个体效率子集,个体是依附于整体的零件,不具有意志。产品标准化、生产标准化、人力标准化,标准化就是将复杂的东西(这个复杂是相对的)简化,机械的简化是为了好管理,这其中有很多负面的东西,比如大量浪费、规模成本高,但以当时商业的心智来看,已经是了不起的。

而这几年,传统企业的效率低下、架构臃肿、反应迟钝在互联网力量的冲击下暴露出来。现代管理学的基石在新的一轮商业解构与重组中将倒塌下,曾经削平脑袋标准化的产品、人力、架构将释放,以“标准人”为核心的商业逻辑进化为以“完整人”为核心。

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创新活跃期,每天都有新的商业服务面世,互联网从比特开始批量进入原子,会更让传统行业动荡不安。很多行业就是躺在病床上等着互联网的一个个革新,“王师北上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比特与原子

在互联网诞生早期,是比特属性,所以一开始被革新的是媒体。它消除了信息不对称,打破了媒体行业层层机构,信息更快速和完整传播。它改变了媒体成本,原子变为比特,生产成本与获取成本被革新,很多媒体机构倒闭或被收购。它改变媒体生产关系,赋予了每个人媒体权利,有了前面传播和成本革命,自媒体的诞生十分自然。它改变了媒体关系链,重塑订阅模式,内容与人的连接更加精准、个性、去标准。所以我看到这十几年媒体行业经历巨震后变得十分生机。

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让原子属性凸显。美团、Airbnb是组织线下资源进行分发,线下资源会根据线上需求定制或调整产品服务,这是对原子的影响。移动互联网促进人与原子的连接,中间需要很多巨型效率平台,这是精心设计的技术驱动平台,不是传统行业人为的架构组织,这类技术驱动平台一旦产生会迅速摧毁曾经的架构组织。接下来是吸收重组,架构组织中的生产力将释放,回到原子层面。

这类未激活的原子包含两个维度,第一个是生产力颗粒度精细到个人,服务效率的巨变,去掉中间环节和流程,分子断裂为原子。第二个维度是对现实场景和服务内容的驱动,物理世界微观是原子构成,这里是比特来影响原子。

我是重度专车用户(一月份使用滴滴专车超过一百次,在深圳、北京、武汉、上海、杭州均体验),时间维度不长,但体验很深。整个出行行业正在经历一次解构与重组,不管是传统交通运输企业还是政府交管部门,还来不及反应就缴械投降。在专车上遇到的司机,有些人是大企业上白班,晚上和周末兼职做专车司机。有些是年关将近,出来兼职开车,想多挣些回家过年。还有几个在互联网创业,因为融资没有到位,创始人闲暇开专车补贴团队支出。大部分则是全职进入一个全新职业,在第一批试炼场里。这里形成了一个极为有意义的模型——人作为生产力直接体现价值与变现价值。

这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全新生产力与生产关系革命。技能的变现不再强依赖大的公司或者组织架构,技能与需求连接由隐形变为显性,而显性的组织依附变为隐形的平台驱动。另一个案例是河狸家,他们口号就是塑梦手艺人,无数美甲师离开蜷缩的“九平米”美甲店,走到用户身边。美甲师作为生产力被直接变现,通过技能生产力的服务与经营,实现与用户的直接接触。不同于美甲店里与用户简单的face to face,现在的互动沉淀为信誉与口碑,由平台升华为自品牌。这就是美甲店分解到独立生产力,作为生产力体现的人再重组为更高效型的品牌轻形态。这个过程中丢弃了门店、营销、地理辐射半径,一切以人为中心,以生产力为半径。好像分子分解为原子,释放大量热量,原子组合成新的分子。

14年底深圳的限号引起了市民极度不满,政府的措施对治理拥堵价值不高,有点使蛮力,临时抱佛脚。而滴滴、uber的出现反而是为这个问题带来生机。城市里拥堵核心原因是汽车没有高效、充分利用,一方面没有宏观视野来分发运输生产力,一方面没有深入微观的出行移动默契,造成交通资源闲置、流量不合理。滴滴类平台不仅为用户出行提供了便利,其本质是提升城市交通出行的效率和汽车的利用率。往后面想象,如果整个城市的汽车、公共汽车、轻轨、轮船都由平台型产品统一调度,那么很多问题将由刃而解,背后是同一个大脑,拥堵会消失,浪费也会减少。还有就是出行效率体验的提升,会改变人们购买私家车的想法,出行不再是投资而是服务。这就是互联网对原子的影响,通过比特来影响原子的组织与移动。

新的世界是两点一线,一头是比特,一头是原子,中间是效率平台。

资源与效率

王兴在年前的一次演讲披露了一些数据,主要是互联网帮助电影行业的效率提升,销售总额增长远大于屏幕投入增长,帮助整个行业繁荣上升。得益于美团等互联网平台对电影产品体验探索,观影传统的长流程压缩至了美团和屏幕两个场景,整个电影行业爆发浪潮中效率的提升带来了惊人收益。电影、酒店是边际成本骤降型产品,流量价值十分明显,美团降低了用户成本,流量自然增大,这个流量通过美团分发,为服务提供方带来的价值远大于成本降低时的投入,这就产生了杠杆效应,雪球越滚越大。美团对产品的改造也非常明显,流程上的独占和重塑能够去掉中间环节,这个体验提升的同时把成本也压缩了,最后服务方专心做好内容即可。

滴滴、美团类平台实质开始突破比特迈向原子,以往以信息组织者号称的互联网开始组织物理世界。这里面包含自然界的常识,不管是整个物种环境还是人类环境,都是资源的竞争者,资源的数量是一定的,而需求是普遍的,以往都是通过战争、屠杀等方式来抢夺资源,现在人类通过效率提升更加合理分类资源,缓解了资源的紧张,同时节约下来的资源也给予了后来的想象空间。这一切是依靠“技术”—这近一百年产生的能量来实现。

技术与人

中国制造业曾经让欧美很多人失业,现在东南亚的更低成本又挑战着中国就业率,在低创造领域人与人的关系是替代。技术的出现是对生产力的补充,以往重体力的活由机械设备运作,现在简单逻辑性的工作也能由技术完成。技术正在向生产力上游发展,低创造领域的人将被技术替换,工厂里的机器人能完成大量人为工作,谷歌无人驾驶汽车也能够独自在国道兜风。所以以“补充生产力”出现的技术开始替换人,这也不叫替换,而是把人逼到创造力上。

谷歌是科技信仰派,他们并没有像传统企业追求财务报表和现金流的优雅,而是投资巨额资金到无人汽车、wifi热气球,这个热气球就是连接人的平台,很多人看不懂的东西将深远影响我们的生活和社会。这类技术使命的膨胀会让谷歌、微软等巨头更加关注改善落后地区的生产力、生活标准、教育医疗,这实际上充当了政府的角色。技术不会由分割的政治隔阂,技术反而消除了地区的不平等,影响着每个人。

技术还在朝能源迈进,从远古发明火开始能源就作为稀缺资源,到近代更接连发生了能源冲突,能源使得地域政治变得复杂和丑陋。现在的太阳能利用还不成熟,已经有小规模应用,不仅清洁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以展开许多想象。Peter Thiel《Zero to one》列举了很多太阳能领域的创业公司,虽然大部分都失败了,但也有Solar City这类的优秀玩家在推进。可以想象到未来太阳能技术普及后,现代政治形态和地域经济将会巨变。

技术最终会发展到生产力的顶端成为中心化平台,分发和利用全社会的生产力,这个生产力包含以人为核心的服务业,以及以技术为主导的智能产业。而技术始终是无法迈过心智这关,从伦理上来说技术平台始终由人的意志驱动。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积极的意义,人类从千百年中的重体力活解脱,生产力迈向创新的新高潮,这也算做“解放”生产力。

 

 

 

 

 

 

 

Print Friendly
0 comments
Submit comment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