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Grey, White Trees

TO THE MOON

 这是一篇回顾我2014年第一次创业的故事,15年中就完成文章,拖到了16年初发布。

美国,国家高速上120KM/h狂奔@Oct,2014

刚离开阳光明媚的LA,一路直驱Vegas,想着马上看到繁华歌舞升平,困意就没了。漫长的高速路,堵堵停停八个小时,为了赶上晚上10点上映的O Show,我和terry轮换着开车。彼时他已在副驾驶深睡,夜晚的高速除了灯光一片漆黑,突然意识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国度,加入了他们的秩序中,就忘却周围一切外力,就像漂浮前行一般。正如这大半年一样不断在黑暗中探索,不断来到野外,发现新的世界。

美国是数字货币最繁华的地方,我们最大几个代理商都在这里,犹太人、华人、美国人。到的当天Paypal正式接受Bitcoin,行业一片欢腾,我们与推动这件事发生的行业领袖们在santa monica海边西餐厅庆祝。接下来几天拜访了一些企业,数字货币在这里就是一个充满前景的创新技术,大家认真推进着他的发展。很欣赏美国人对事物客观的观点,对技术背后价值观的探索,以及最重要的对未来感的向往,而此时国内行业的浮躁不堪。

.

北京,3W咖啡的无心插柳@Dec,2013

在腾讯几年憋得挺慌,幸得二级市场投资的爱好,那段时间读了很多书,巴菲特、格雷厄姆、彼得林奇,我还甚至专门去长沙见了罗杰斯。通过研究美股的各家上市企业,理解了商业社会和公司经营的宏观常识,这是一个升维的过程,人生必须要这样一次次破局,带自己到更大的野外。通过投资认识了雪球的Tim,在我是深度屌丝时tim带我见了很多人,这些会面无不一次次启发我。

年底的雪球投资大会,tim邀请我去北京。会后第二天我们在中关村闲逛到3W咖啡,巧遇一家公司发布数字货币硬件(矿机),之前对此毫不了解,聊有兴趣听了下去。我看到现场观众的狂热,也感觉到里面一丝逼格,直觉这事儿有意思。当我拿到他们样机把玩时,就像握着一个魔力球,开启了我接下来极底刺激与意义的一年。

是的,接下来我们强势进入这个数字货币领域,并做到垂直全球覆盖率第一。

.

深圳,1000元/平米的“豪华起点”@Jan,2014

和terry在柴火硬件交流会认识的(对,就是后来总理去的那个柴火),那时智能硬件只是小众玩物,我还在腾讯做“软件”。后来我在腾讯成立创新实验室,专注企鹅的智能硬件领域的技术前瞻和行业交流,我离开腾讯前的最后一个项目是首款硬件-全民wifi。

一次terry组织的高尔夫聚会,我们认识了一个芯片技术团队,一拍即合,我们决定进入数字货币矿机市场。我十分兴奋,又一次破局跑到了野外,要参与创建一家公司了,我们要开垦一个新领域了,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刻。我想起之前做投资时研究的那些企业,那些伟大的产品和企业家。这件事情让我整个14年“未眠”,保持在每天20小时的工作强度,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驰聘不知疲倦。

创始团队平均年龄在40左右,我当时25岁,同事都以为我35(忙得不修边幅+严苛管理)。团队分布在三地,芯片研发团队在上海,后成功研发出全球首款Scrypt ASIC芯片;硬件团队和工厂在深圳关外,生产周期时24小时生产、发货,在互联网大脑下敏捷性和响应度远超一般工厂。整个经营运作就terry和我两个人,我们最开始在咖啡馆办公,terry用一周拿到了投资,我用一周设计、开发、上线一个电商平台(zeusminer.com)。

大家对这件事儿十分有信心,计算出这是一个数亿元的市场空间。对于一个在月薪勉强五位数的年轻人来说,如此近距离驾驭“亿”这个单位时,内心是热浪翻腾的,就像小时候第一次拥有一百元时的兴奋,大学挣到一万元时的自豪,工作积蓄到十万时的满足,人能驾驭的资金影响了他的视野和生活方式,而量级的跃升最能带来快感。我决定All-in,把所有积蓄全部投入进去,不领工资,仅留半年房租,所有人都觉得太疯狂了,而我从来没质疑过。风险是一个相对状态,对于看不透本质逻辑、思维浅显的人,决策是风险博彩,对于熟知事情脉络、充满自信的人,风险只是收益的杠杆。

我们为公司和产品命名“ZEUS”(宙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易于传播的名字,我亲手画了Logo。距离硬件产品上线还有数个月(芯片研发流片时间数月,样机生产数十天),我们要在这段时间建立品牌、布局代理网络、获得潜在用户并实现营收。这里挑战很大,这个市场还很陌生和神秘。

不久后我们索性搬进了深圳最好的办公环境之一,NEO大厦Regus,大概10平米的袖珍办公室,每个月一万多。

.

始艰危 @Feb,2014

我们选择了”社区+大V+媒体”的纵向思路,对于一个尚在酝酿爆发的领域,垂直化运营、精准投放十分有效。

2月28日,Terry准备了很“诱人”的Pr稿,兴奋宣布全球首款Scrypt Miner——Zeusminer发布,并开始接受预售订单,这款革命性产品将把挖矿领域从农耕时代带入工业时代,在社区引起了极大反响和争议。各种声音夹杂,有的怀疑我们骗子,有的质疑亚洲企业怎么会有这样的技术产品,大大刺激着我们。同期,社区内出现了一些其它品牌预售,技术特征各方面都很类似,让整个竞争局面混乱。(后证实大部分并没有研发出产品)

预售的前几天只有几十美元收入,我们十分低落甚至有些尴尬,反过来思考哪些环节没做好。社区是巨大流量场景和风向标,只有在社区拥有信誉和人气,才会带来订单转化。意识到在一个初级的生态,信誉十分重要,我们联系了Yahoo报道,并结合目标人群品牌视野,找到了全球最大的开源硬件品牌Seedstduio合作(我在腾讯期间有过合作,所以两方很快决定联合预售)。另外一个维度,我们开始耐心回复论坛上每一个质疑声,几万条声音就是一条条压下去的,最后很多黑转粉了。

1

通过媒体报道+品牌背书+口碑运营,预售平台订单猛增,一天销售开始到几万美金了。很快预售销售突破了百万美金,距我们上线也就是几十天,团队当时才三个人(我们招了一名实习生)。一个新品牌0到1,在社区得到了巨大热情和关注,有时我感觉受宠若惊,在想一个老外在面对一个新品牌,甚至产品都没出来情况下,银行转账几万美金到我们账户,多么大信任。

2

.

竞争加剧 @March,2014

数字货币在早期是偏极客市场,总盘子不大,当时80%购买力沉淀在社区中,而彼时有竞争对手在社区分我们流量,我很担心这些公司利用低价透支社区的购买力。整个市场进入看似门槛很低(一个预售平台+产品介绍),实际背后链条很深,初步判断竞争对手想通过空壳概念预售,拿到钱了再研发,而我们当时已经投巨额资金进入芯片流片阶段,决定“将”他们一军。

我们采取了一些强硬动作来减缓社区“失血”以及回流进我们产品。首先我们披露了大量敏感里程碑,包括芯片流片订单、工厂物料准备、机房部署、产品效果图,以此来倒逼竞争对手披露数据和进程,很快清掉小玩家。同时我们承诺全球首个发货(5月30日),这点价值很高,淘金时代谁的工具先到就发财了。这两点打得竞争对手哑口无言,订单迅速回流进我们平台,峰值日订单额近百万美金。那是个疯狂的时期,每笔订单我都会收到邮件提示,每次声音响起我就知道“钱”来了,手机24小时不停地震动…一切野蛮生长着。

3

然而好景不长,竞争对手开始反扑,疯狂攻击我们服务器,导致电商平台一度不能访问,他们再趁机散播Zeus跑路消息,差点发生用户“踩踏”,谣言才是最可怕的!事件到了随时崩盘的节奏,那是一个艰难时期,我是唯一技术,还是一个自学的半桶水,面对如此专业性的攻击和每小时万美元的销售损失,压力大得额头冒汗。那三天没睡觉把服务器重新部署并做了很好硬防,事后同事说我那72小时专注沉默得很恐怖,似乎随时会挂掉。

.

世界这么大!全球化@Apirl,2014

社区流量天花板比较明显,是一个横向域,而垂直国家市场是我们捕捉到的纵向域,我们开始打造横向Plus纵向的矩阵合集。google analytics 显示访问流量最大的国家分别是美国、俄罗斯、英国、巴西、中国、南亚。而购买的订单大多数也是北美和欧洲,我们很快启动招募代理商,负责本地市场教育、推广、销售,把全球的市场流量编织起来形成更大的品牌影响力。

我们组织了一个北美、欧洲、俄罗斯、台湾四个轴心的数十家代理商,通过他们来渗透本地市场并建立Zeus品牌。代理商之间会有部分市场重合和竞争,对不同销售额度给予不同分佣比例。很快,谷歌广告、社区banner、媒体上充斥着Zeus的宣传,垂直市场语言障碍也消除了,我们看到印着俄语的广告、也看着德语的媒体报道,很满意。

4

代理商及大拓宽了市场深度和服务能力,让zeusminer覆盖面到了77个国家,虽然他们间撕逼太多让我们很头疼,但是正是因为他们狼性让我们提前结束了和其他品牌竞争,很早确定了绝对领头羊地位。

5

让我骄傲的是创造了一个全球范围内有些许影响的产品,这是从小梦想。

.

UPS+DHL哭泣@May,2014

四月底,芯片即将流片出来,很紧张。

芯片通常95%流片成功率,连三星都有过数千万芯片流片失败的厄运。对于我们All in的事业,芯片是产品的前提,如果遇到5%的黑天鹅,那么前面所有投入都将付诸东流。当然幸运女神眷顾,全球首个Scrypt ASIC 芯片诞生,工厂马上进入备战。

6

我们工厂在深圳郊区观澜,距离办公室一个半小时车程,而矿场(机房)在三角形顶点的另一边龙岗,也要一个多小时路程。在生产、发货那几个月我就在三角形区域循环,每天要开一百多公里的路,有几次通宵发货和部署机房后,强忍着睡眠开车回家,在高速路上只敢看30KM/H,打着双闪,内心偶尔祷告下平安,意识已经完全模糊。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也很疯狂,人的极限逼迫出来很大能量。

接下来挑战是从摸清物流、包装、出口、清关、售后等流程,对我是完全陌生领域。DHL和UPS是我们的合作物流,由于密集出货量巨大它们区域服务中心一度瘫痪,运力和响应速度都达不到我们要求,一个寄到美国乔治·华盛顿(George)的商品寄到了格鲁吉亚(Georgia),用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商品环游世界,到了一个随时会爆发战争的地方。而人工录运单消耗了大量运营人力,导致客服邮箱效率变低(公司全民客服,每天几百封邮件要处理)我们本意希望尽早发货,没想到反而酝酿了一次口碑讨伐。

7

启动招聘和优化物流效率迫在眉睫。我回到了腾讯举办沙龙,分享数字货币和硬件矿机,顺利招募到了感兴趣的开发,这是在互联网一线从业者看来还前沿的领域。同时开始深度优化DHL、UPS流程与运力,我们深度定制了一些列插件提高系统对接效率,同时把整套发货流程模块化,由于订单价很高(很多几万美金),精度要求也十分严格。那段时间,市场的热情让工厂产能紧绷,我们当即承包了旁边工厂,两个工厂24小时生产。这热情也让团队感染,公司下班时间经常是凌晨四五点了(没错,外面鸟都快叫了),也通宵过很多次,而一般我都会把沿路同事一个个送回家,太困了不知道迷路了多少次。

我招了许多应届生,白纸经历的人最容易凝聚战斗,而经验太多反而有时拖累自己的心态和眼光。另外行业窗口期很短,原始布局和阶段打法已经清晰,剩下就是拼执行了,要认准几件简单的事情做通透。这些应届生成长很快,团队狼性很足,很快在各个模块挑起了担子,在物流、售后、机房运维、线上运营、生产上铺开。世界是新的,年轻人的力量真是无穷大!

.

百万度电的温度 @ June,2014

一起解算术题: 一台设备功率是1000KW/H,一个机房有3000台设备,如果它24小时不停运转,一个月消耗多少度电。…没错,仅一个机房一个月就消耗两百多万度电,这还没加上线阻、机房散热设备等消耗,一个中国家庭平均使用2000度电/年,这些电够一个家庭使用一千年了。

物流发货巨量吞吐平稳后,我们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机房(行业称作矿场),运行Zeusminer来挖矿获得收益,矿场和设备是固定成本,唯一变量在于电费,电价便宜分毫,一个月可节省百万。首个机房设立在深圳龙岗,工业用电高达1元/度,由于电量消耗巨大,变压器、电线都需要单独定制。对我的挑战很大,要在最短时间内部署设备并能良好运行,背后需要软件和硬件双重保障,团队是带着电脑、带着螺丝刀来到机房驻扎,这些腾讯出来的技术精英和工厂的厂哥厂妹混在一起,着实让人感动。机器运转起来了声音很大,环境温度不断攀升,赶上最炎热的夏天如蒸桑拿般。很多个晚上我在停在机房边的车里仰望星空,耳边是几千台机器轰鸣的声音,车内空调到20度,眼前是几千光年深邃的黑暗,这些感觉夹在一起很奇怪也很好奇,就如我这半年在不同工作上探险般,每件事情都太新了太有挑战了。

8

有了完整的机房部署运营经验,我们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便宜电,并开启“宙斯全球节点计划(global-scrypt-mining-network)”

9

我们找到了美国华盛顿0.15元的电,找到了冰岛0.3元的电,找到了云南小水电站0.4元的电….还有很多顾客分享家乡的电给我们。通过合作、自营、托管各类方式,我们在全球迅速部署了一批机房,硬件销售到硬件服务的升级开始了。

10

而此时,竞争对手产品也逐步出来,我们的绝对红利期结束,海外市场即将进入价格PK周期。于是我们主动出击,引领整个行业大降价,用收割的利润补贴市场,将这些“新生婴儿”扼杀在摇篮。另一方面,我们回马枪到国内市场,比特币、莱特币在国内已经有了一定知名度,从上游的币需求到下游的硬件需求很自然,之前一直在等需求成熟。

.

Hello China @ July,2014

国内市场草根和散乱,为了迅速打开市场,我们推出了低门槛产品,并招募了大量代理商。国内用户消费习惯和海外很不同,海外用户主要是邮件沟通为主,大家了解我们动态通过Weekly Announcement,很乖很有秩序。国内用户习惯QQ群、电话沟通、喜欢砍价、对时效性要求十分高,根据这些特点我们很快本地化了一些措施,包括QQ群建立、客服电话开通、代理商信息公开、营销性价比概念…

11

市场反应比我们预期好很多,很快行业各类QQ群里面都是我们产品的宣传信息,国内媒体也开始报道我们。比特币价格却突然开始暴跌,整个行业开始流传阴谋论、黑幕等各类留言,经历高歌的数字货币迎来了一次集体反思,那段时间开会大家都在讨论价格为什么大跌,各类神仙专家都在把脉。这还是一个年轻的行业,它的技术价值没有被充分挖掘,应用场景还在探索构建中,就被金融市场吹起了泡沫,这个泡沫酸酸甜甜的,大家都沉浸在故事和想象力中。直到今天,比特币的技术价值依旧没有释放到合理规模化场景,由技术协议构建商业模式还未成功,这条路还比较漫长,需要真正热爱他的人去思考试验,未来还是有想象力。

币价大跌对我们影响不大,多空博弈时是市场动乱时,很适合销售武器。而此时我们已经悄然全面停止机器生产,开始处理尾货。首款硬件产品Zeusminer销售全球五大洲77个国家,硬件黄金时代结束,短短半年时间。

.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 Aug,2014

硬件的生命周期只有几个月,一方面是下一代技术的革新,会迅速淘汰上一代,这叫军备竞争,另一方面市场竞争者出现利润的摊薄,苦大家。我们抓住了几个月空窗期来了全垒打,而接下来“群殴”的竞争不太适合我们,本质上我要用互联网的方式赚硬件的钱(毛利率几倍),而不是去赚硬件原料的百分比。团队迅速调整了战略方向,开始轻资产运作,我意识到最大资产并不是那些硬件,而是ZEUS品牌以及我们的在线平台zeusminer.com,这个平台alax排名1w内,是最大的行业流量平台之一,流量购买转化率高,客单价在一千美元左右(产品价格区间200美元~20000美元)我瞬间开朗了,利用zeus影响力、全球代理网络、官网流量、用户口碑做综合性平台和渠道分发。

从竞争的前一秒脱离,我们打造了一个基础平台为行业新生硬件产品提供流量、服务,这种升维方式回头看来的确帮助避免了恶战。整个项目周期,我们抓住两个点坚决执行,第一是做淘金时代的工具,比特币火热的时候我们生产设备不玩金融,硬件竞争全面爆发时我们主动转型做基础电商平台,这是互联网打法,不去人多的地方。第二是割韭菜,用户和市场的潜力很大,不能眼光太短一锅端,风物宜放长眼望。也不能放养太久不去收获,这里重要把握好节奏。在预售周期时,我们观察到很多用户不敢下大单,而实际购买力很强,所以每周我们会推出优惠政策且可以叠加,让这群用户一次次下单,我们一波波收割,最后正式发货时很多用户其实有三四个订单。行业很多领域还是空地,跑马圈地但不留恋,我们打得快换得准,对整个行业的红利也是在割韭菜。另外销售现金流我们并没有盲目继续加注生产,而是不断套现为法币收割。全球数字货币企业高潮时数万家,最后盈利的很少很少,大多数品牌陷得太深,大趋势潮水一退,只有裸奔了。而这两个核心思路保证了我们不断破局,找到新方向。

.

全面互联网化@Sep.2014

硬件竞争还在加剧,市场已经重度透支,新的消费引擎在哪里?不管是比特币还是矿机的准入门槛十分高,消费至少几百美元,这限制了行业用户规模,降低门槛就能放大用户规模,很显然行业需要新生血液进来。在计算机互联网迭代过程中,硬盘和云空间的跃迁十分顺畅,云空间现在几乎完全吃掉了消费级的硬盘、U盘市场,这是形态上的升维攻击。硬件挖矿是一个专业、复杂、高成本的参与方式,这种体验面对C端十分不成熟,所以早期玩家基本上是土豪极客。云算力和云空间理念一致,通过规模化部署硬件,将服务集合后颗粒度化,再供应给C端,C端无感体验整个服务。 从消费角度,用户相当于众筹了硬件,享受对应收益份额;从商业角度,云平台做反向团购,以toB成本收割toC价格;从行业来看,颗粒度越低参与门槛越低,比特币对外吸引力、传播力就越强。

我们立即意识到了这是未来重要的消费形态,甚至是比特币行业的入口,战略意义和机会很好。想清楚了决心相当大,一起定义了ZEUS2.0阶段,是一个互联网运营型平台。为了生存和发展,整个公司开始一轮重组,芯片、硬件团队剥离,对应合伙人分红离场,架构一下子轻多了,曾经的辉煌可能是现在的包袱,该甩脱的时候不要犹豫。

围绕C端市场,我们做了许多定制化产品,包括最低1美元的云算力,制造病毒传播因子;每周三开团的全网特卖会(数字货币唯品会),批量聚集全网流量。围绕新产品第一次尝试在行业外媒体及流量平台营销。同时一支来自互联网一线的开发团队研发云算力交易平台zeushash.com准备上线,要打造服务全球用户的数字货币入口平台。

12

.

高潮迭起@Q4,2014

 

我和terry还在美国出差时收到了Zeushash.com上线的通知,至此公司重组和业更新完成。就在前几个月,我和terry经常在NEO44楼抽烟,计划着如何研发新一代芯片、加大产能、招募代理继续领导市场,畅想着比特币进入支付领域后得到更多国家认可,我们还幻想着公司如果保持这个盈利能力,三四年后去香港去纳斯达克上市,当时一切太美妙。如今烟雾散去,我们面对这些需要时间解答的问题,在波浪起伏的市场大海上不断减轻重量调整平衡,找到了驶向彼岸新的力量。

新的阶段开启了,平台策略是一根针捅破天,聚焦在低门槛提供数字货币服务,以收获增量市场。我们学习了14年春节微信红包的运营策略,推出了数字货币红包,果然引爆了全球性的病毒传播(Growth Hacking),加上Zeus品牌本身的知名度,新平台ZEUSHASH.COM很快完成了0到1,成为了行业业务的一匹黑马。

13

互联网的服务模式很快体现了优势,在一个技术硬件驱动的沉重行业,我们运营驱动的巨轮碾压了流量。低门槛策略吸引了全球观望数字货币的潜在用户,通过本地化语言(共上线六国语言)满足了各大语言系国家,这些分布式流量迅速进来了。整个行业活跃的用户在一百万左右,我们三个月吸收了数十万新流量,对行业的普及传播产生了价值。心惊胆战转型,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在行业下滑中我们找到了增长引擎。但我心里知道好景不长。

14

年底时平台收到了千万美元的收购邀约,在谈判过程中我深刻思考了这一年。每个月都是新高潮,而市场风雨诡异,我们不断克服外力往上游,但数字货币大势已去了。时势造英雄还是人定胜天?在历史长河中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虫子,又能够看得到多远和改变些什么。创业就是在人类发展的有限视野中找到盲点,利用智慧和技术将它转化为时代牵引力,有幸往前推动一小步,而盲点依旧是时代和历史给的。

对于一个技术驱动的创新产品,会经历典型的创新技术周期,从新兴事物到全民热情,然后跌到低谷,再经过漫长厚积薄发后,才会迎来健康价值释放。互联网就是典型案例,我们现在这么繁荣的行业,都依赖于前人栽树和泡沫。比特币(bitcoin)一样,该讲的故事已经讲完,市场已经透支,而全球的各地的信仰者预期很高,直到14年底的巨泄,这个曲线彻底走进了创新技术周期,接下来是漫长煎熬和价值“还债”,等待它优雅地通过技术影响商业社会和日常生活,这个时间会很长,可惜我参与不了。公司和我自己在比特币下跌中坚守损失很多很多钱,当然我们在这次创业中赚了更多钱,直到想明白了这些逻辑,就清仓了(只留了极少给未来做礼物)。清仓的不止是资产,还有在这个行业一切的积累,放弃巨额收购谈判,放弃两个垂类最大品牌,放弃消费购买力极强的几十万付费用户。

15

.

LAX@美国,为生活的美好而创新@Oct,2014

在美国看到了很多项目,F16全息投影战斗机、Hollywood海盐Spa、One-minute Pizza…一路惊奇于这么多融入生活的创新和服务,也在时不时担忧着数字货币行业和公司的未来。我开始思考是不是该回到熟悉的互联网行业,尝试一些影响面更广的事业,为生活而喝彩的方向。

15

洛杉矶机场回国登机时,一位老外拖着超帅的tommy箱子经过,我来不及过去问就赶紧拍了张照,准备回国了利用图片找同款商品,没想当这竟成为了我现在的事业(See App)。我想起乔布斯在Stanford的演讲“生命中那些不经意的人和事终将串起来,组成你新的故事”,这些故事陌生而神秘,当你勇敢向前走甚至跑到野外时,你会看到背后经历对你的指引。当你一次次破局,每一步都走得艰难和颠簸时,站远看其实是一支优美的舞蹈。

一年后我重述这个故事,细节历历在目,很有意思。新的事业在热烈前进,进展比去年还快,新的草原还很空旷,营养充足空气好,说着说着曲子哼起来了。









Print Friendly
0 comments
Submit comment

Go To Top